NEWS
新闻观点

72岁老人做网页建微信群助学

标签: | 作者:vikasp | VISITORS: | 来源:未知
30
May
2017

50岁开始学电脑,60岁已经有人专门聘请他给做网页、给电脑学校做校长;

  他的退休生活本来像是人们向往的“诗和远方”——写作、绘画、摄影、唱歌……

  但是一群素昧平生的孩子让他改变了生活轨迹,70岁开始起早贪黑地干起了助学工作。

  马文光老人说,助学其实并不是一个给钱就行的事,孩子们的心理状态、世界观、人生观都和物质一样是不容忽视的问题,他和他组织起来的“爱心助学群”成员一起想出了一个办法——将捐助变成奖励,不让受助的孩子们有心理负担。

  “不合群”的老马:别人搓麻 他做网页

  上世纪90年代初,电脑对于大多数普通人来说还是一个新鲜事物,1993年,快50岁的马文光对这种新生事物着了迷,在很多人不理解的目光下,他去主动学习了电脑的使用;1997年开始接触网络;1999年,马文光从头学起网页制作。“当时就听人说过我不合群,大家闲下来没事都打打麻将、下下棋什么的,可是每次喊我我都不去,人家都说不知道老马自己一个人在那鼓捣啥。”马文光说。

  2005年,60岁的马文光马上就要从丹东市文化局退休了,在退休前的春节联欢会上,他朗诵了一首自己创作的诗歌——

  “好多年了,苦于无法穿越繁忙的时光,去把五彩缤纷的梦想兑现。如今,富余的光阴,如美丽的新娘,悄然而至飘落眼前,而我又何必彷徨、寡断?……”

  马文光表示,自己当初写这首诗,是因为很多人退休的时候会觉得失落,会觉得自己再无用处,可是他觉得只要充分利用时光,退休并不意味着一个人失去了价值。

  偶然接触“助学群”

  忆起少年经历

  退休后的马文光和老伴一起到老伴的家乡凤城定居。由于电脑技术熟练,被一家电脑学校聘请去做校长,他精于电脑的名声也越传越广。

  大概是2010年的时候,有一个爱心助学的团体找到马文光,想请他帮忙做一个助学网页。也就是这个经历,让马文光的退休生活展开了一个新的篇章。

  “刚开始就是我们几个朋友一起建立了一个QQ群,作为平时大家交流所用。后来大家想着业余时间不如一起去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助人好事,尤其是得知身边就有品学兼优的孩子因为家庭困难上不起学,就想帮这些孩子一把。于是想建立一个网站,想通过网络的力量号召更多的人。”最早参与创立爱心助学群的刘义表示。

  帮忙做网页的过程中,马文光第一次接触到了受助群体,这些家庭困难但是自强不息努力学习的孩子,让他想起了自己的少年时光。

  曾为上学“出走”3年没能回家

  马文光说,自己3岁就失去了母亲,父亲再婚,又生了好几个弟妹,家里条件比较困难。15岁初中毕业前,考虑到家里的经济条件,他放弃了考高中的打算,此时师范学校去招生,成了他能继续念书的唯一希望。

  “当时来招生的老师说,师范学校不仅不收学费,每个月国家还给学生一些补助。”马文光说自己当时特别高兴,因为平时成绩再加上面试表现不错,他被录取了。

  但父亲的态度给他浇了一盆冷水——父亲要求他放弃升学,早点找份工作,也能帮一帮家里。

  可是上学是他当时最大的愿望,他不想放弃这次机会,而且他觉得只有多念书,将来才能更好地承担家庭的重担。于是他偷偷卷了一个小褥子和一个薄夹被,跑出了家里,带着仅有的两件行李和向同学借来的5毛钱路费,去了他梦想的学校上学。

  在师范上学整整3年,因为马文光“不懂事地离家出走”,家人从没有去学校看过他一次,他写回家里的信也没得到回复。因为觉得没有获得家人原谅,马文光也整整3年没有敢回家一趟。

  两年时间他成了800人的“马叔”

  尽管后来马文光和家人互相取得了谅解,但是当初那种迫切想要上学,但却很可能无法实现的绝望深深印在了他的脑海里。

  在给刘义他们的爱心助学群做网站时,那些因为贫困可能面临辍学的孩子的遭遇勾起了他的回忆,他觉得自己应该为他们做些什么。

  经过长时间的筹划和实践,马文光70岁那年,以他和刘义等人为骨干、名为“爱心助学群”的微信群终于正式建立。

  这个微信群中集合了一批想帮助品学兼优家庭困难孩子圆读书梦的热心人。

  马文光作为其中年纪最大也是唯一的一位老人,被大家亲切地称呼为“马叔”。

  转眼间两年过去了,随着马文光等人不断地努力,群成员从最初的几十人发展到上百人,现在已经达到了800人的规模。因为一个微信群成员最大的容量是500人,他们现在重新规划,除了原有的一个主群,还成立了10个分群。

  平时是“老好人” 坚持规则时是“犟老头”

  群成员年龄大多在四五十岁左右,平时还要忙于工作,马文光觉得自己退休了,空闲时间多,就主动承担起了群主的责任,做起了组织、策划等大量耗时费神的工作。

  马文光说,他们的“爱心助学群”经过群成员们的讨论,定下了这样几条规则:

  首先,大家聚在一起是为了帮助孩子,所以群里欢迎大家聊天交流,但是不可以发广告和三番五次地拉“投票”;

  其次,不要发布任何没经认证的求助信息,任何东西都要经过证实再发;

  再次,每定下一位助学对象之前,群里都会组织志愿者前去考察,通过走访等方式确定捐助对象家里的情况,绝不让大家的捐款因为虚假信息受损失;

  最后一点是,大家无论是出去考察受助者的情况,还是群里组织活动,都不能动用给孩子们的捐款,不管是出车还是吃饭,都要求大家自费。

  刘义说,别看马叔平时“老好人”一个,特别有亲和力,但是一到有群成员违反规则时,他从来不怕“得罪人”,该说的就一定会说,虽然偶尔会有人生气不理解,但是大多数人明白马叔是好意,渐渐地大家就都理解了。

  感悟:助学并不是一件“给钱就行”的事

  “在和这些需要帮助的孩子接触中我们发现,因为生活早早就施加在他们身上的艰辛,让这些孩子在心理和性格方面存在一些共性——他们敏感、焦躁、畏缩、自尊心强,却又特别自卑。”马文光老人说,在和这些孩子接触多了之后,他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如何能在给孩子们提供物质帮助的情况下,还照顾到他们的心理感受?

  终于,在思考了很久之后,去年7月他想出了一个办法,并把这个过程记录在了他的“闻广本人的博客”当中——

  “在捐助仪式上,受助的学生要登台介绍他们家境如何艰难不幸,然后孩子作为令人怜悯的一方,得到台下捐助人的慷慨解囊,受助的孩子流着眼泪、感恩地收下,还要信誓旦旦地表示如何感恩、如何报答……

  在这种习以为常的捐献仪式上,许多爱心人士感到别扭,这种只顾捐助方的“施恩”、“义举”,不顾受助方的尴尬感受,是否会造成对方心理上的伤害?

  这种现象不容忽视。我想那些学生家里遇到特殊困难,却学习还好、品德更佳,这样的学生是不是更加优秀?如果把捐助仪式变成奖励先进、表彰优秀的形式,不是就能一扫尴尬,改变台上台下的心理状态吗?”

  于是爱心助学群的成员们一致同意将“特困学生”等词改成了“励志学生”,“捐赠过程”变为“奖励活动”。这看起来简单的助学形式的转化,最大限度地照顾到了受助孩子们的心理。马文光说,自从他们采用这种新方式后,捐款没有减少,孩子们也更自信也更努力了,其中一个当时上小学三年级的女孩给大家留下了最深的印象。

  “小欣(化名)家里是当时我们接触到的孩子当中最困难的——父母离异,爷爷脑血栓,大伯有严重的精神病,姐姐患有小脑萎缩。全家这么多人,只靠她父亲微薄的收入养活,小欣几乎不怎么说话,看到人也躲躲闪闪的。”

  这样一个孩子,在成为他们大家口中的“励志学生”之后“脱胎换骨”。小欣的老师说,从那之后,小欣对待老师和同学更有礼貌了,学习也更加刻苦,甚至还在全校的升旗仪式上演讲。

  马文光说,他还记得当时看到老师传来小欣的演讲视频时一位爱心人士说的一句话:爱心助学的一个行动就改变了一个人,甚至是一个家庭,这是最有意义的事情!

  对话“马叔”:热爱就不会觉得累

  刘义除了是爱心助学群的成员,还和马文光老人是邻居,在他眼中,马叔爱好广泛、热爱生活,几乎每天早晚他和马叔在小区内见面时都会打个招呼,问一句“马叔去哪”,但马叔的回答却和一般人不太一样——

  早7时30分,刘义出门上班,此时马叔已经外出忙活了一阵,回家准备吃早饭;晚上六七点钟,刘义下班回家,马叔却从小区往外走,因为他这一天还有没忙完的事。而这样的早出晚归。马文光几乎都在为他们的爱心助学群忙活各种琐事。

  辽沈晚报、聊沈客户端:天天这么忙活,您之前的那些文娱爱好是不是都没时间参与了?

  马文光:恰恰相反啊,我把我的那些爱好和助学活动都结合在一起了,我写博客原来是记录自己生活中的事,现在我就开始写我们助学的纪实文章;我喜欢摄影,现在就可以记录下我们的活动和孩子们的笑脸……我感觉现在更充实了。辽沈晚报、聊沈客户端:那您不会觉得累吗?

  马文光:做自己喜欢的事就不会累,因为我热爱这个事业,所以我感觉自己更年轻了,时间也用得更有价值了。

相关新闻
首页 | 网站建设 | 网络营销 | 软文营销 | 盈科优势 | 案例展示 | 新闻观点